万博manbetx全站下载

中古夏商周帝国时代中华文明中心东西部演变

  从大禹帝到姒启帝,中华夏帝国家天下奴隶主贵族血缘世袭制的确立,适应并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标志着中华原始部落联盟国家首领民主公推天下共主制度的破坏和衰败,这实际上是中华文明的巨大飞跃,标志着自黄帝以来萌生并发展着的、在生产力巨大发展基础上的、生产关系的调整和阶级对立关系的进一步确立。

  天子家天下世袭罔替取代氏族部落联盟(邦国)推举天子制,必然遭到守旧派和习惯势力的强烈抵抗;夏帝国帝都(起初是王都)和政治文明中心初兴时,选定在当时的中华西南地区洛邑(河南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五帝时代是中华文明次中心之一后成为夏帝国文明中心之一)一带,远离中原中心和东夷地区,这引起了经济、文化发达的中、东部地区氏族邦国的强烈不满。太康失国和后羿代政称帝、寒浞复辟称帝,就是新旧制度和东西部文明中心在国家文明层面的激烈争斗。

  夏帝国第一代和第二代帝王大禹和姒启在先后了东夷领袖皋陶帝和伯益帝的反抗之后,巩固了帝国家族私有制和西部文明中心地位,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出现了新的大一统和大发展局面。

  第三代帝王太康继位后,在缺乏民主监督的政治氛围下,太康帝疏于自律,整日饮酒宴乐,长期出游狩猎,政务荒废,民怨沸腾。中华东夷集团新一代领袖和夏帝国军事将领、神箭手后羿,毅然发动政变,阻止远在数百公里之外、连续几个月打猎游玩才归的太康帝返回都城。后羿自任摄政,代理太康执政。太康不得不逃到同为姒姓的斟浔氏小邦国避难,最后忧郁至死。这就是太康失国。后羿成为不经民主推举和上一代帝王任命、又不是血缘世袭的中华夏帝国新的实际帝王。这一方面表明东部文明仍然具有强大的实力,另一方面,也表明部落邦国民主制仍然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生命力,还说明新生的奴隶主贵族家国世袭制存在制度缺陷,不够完善。

  后羿摄政以后,并没有更改国号,而是扶持太康的弟弟仲康以傀儡的身份继任帝位。按照东夷和中原及华夏各地普遍的政治习惯,中华天子(帝王)实行东西部代际之间轮换(不是同姓父子或兄弟世袭),但是,后羿看到中华西部地域广大,人口众多,发展滞后,由西部地区领袖代表继任中华夏帝位,是大势所趋,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摄政王后羿励精图治,赢得各方面的拥护。仲康去世后,后羿拥立仲康的儿子姒相继位,自己仍掌握实权。按照后羿的战略设想,自己百年后还会还政于相,所以他沿袭黄帝、少昊帝、帝喾、舜帝等先帝惯例,并不任用和培养自己的儿子担任国家要职,而是逐步培养义子寒浞掌军辅政。谁知姒相并不理解和信任摄政后羿的良苦用心,不甘心受人摆布,私自出逃西部同姓邦国。当时相帝还没有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后羿不得不登位称帝,并继续任用养子寒浞掌握大权,治理国家。寒浞建议追杀相并征讨个别不服的姒姓邦国,后羿帝拒绝了,他的本意还是延续民主制,不搞家天下。

  后羿帝晚年也开始了逍遥自在的享乐生活,寒浞看到接班无望,就暗中培植私家势力,打算武力夺权。寒浞是东夷东部潍坊人(寒亭),出身不高,受到过家庭和社会打压,很小就混迹于社会,具有很强的叛逆心理和实践才干。他投奔后羿并被重用后,念念不忘为自己和东夷争天下,表明他是实用主义政治家而缺乏更高远的战略眼光。后羿帝的思想和政策虽然反映了东夷人和很多部落联盟(邦国)对家族世袭私有制的不满,但是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后羿等东夷政治家对中华文明大一统的认同,他们并不是局限于半岛和东部中原看发展,而是着眼于西北、西南更辽阔的大陆,并不打算分裂和独立。由于寒浞坚持自己的思想路线,因此他看准时机派人暗杀了同为东夷人的、有仍氏部落邦国(国在济宁泰安河南东部一带)首领、也是中华夏帝国的第六代英明帝王后羿,自己登位称帝,寒浞成为夏帝国第七代帝王。

  寒浞政变成功即位后,派人追杀了姒相,相怀有身孕的妻子从城墙洞里爬出逃到娘家,后生下儿子少康。寒浞再次实现了东部东夷人从西部和西南夷人手中夺回中华最高权力的夙愿,中华文明政治中心暂时又回到东部。

  寒浞复辟期间,政治和军事中心东移,数十年政通人和,风调雨顺,各地文明进步蒸蒸日上。寒浞在延续奴隶主私有制的同时,放松了对各邦国(氏族部落联盟)的干预和控制,加上大禹治水等国家工程后续效益的显现,新石器的改进和青铜器的出现,劳动生产效率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普遍改善。但是,政治上寒浞帝最终无法赢得中部西部文明区多数氏族部落邦国的真心拥戴,西部文明中心的复兴是中华文明内生力的体上一页1

上一篇:深度·上帝思维 天下英雄谁敌手时代大变革中那些相互碰撞的宿敌

下一篇:没有了